第六百七十二章 胡言

作者:江南南丶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神启者说最新章节第六百七十二章 胡言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新白蛇问仙 少年医仙
在朝堂,恐怕没谁不知道高老爷子是一个烈性如火的人,就算是高长恭身为荆吴大将军,在面对自家父亲发起火来的时候,也时常发怵,否则他也不必总拖延着时间不肯回高府。

    因为他这种“惧父”的毛病,诸葛宛陵有一次还取笑他之所以天天呆在军营,也有因为大将军府容易被高澄找上门的可能。

    不过这一次例外。

    从表面上看,高长恭的神情沉痛,言辞之间还为了父亲打抱不平,然而其实此刻的高长恭心里早已经热开了花,毕竟他怕的并非高澄发火本身,而是怕的是高澄把矛头指向自己。

    现如今他有了蔡邕老爷子这样一位远在天边以至于不会引起什么乱子,并且又能让高澄暂时把他忘记的靶子,实在是让他恨不得痛饮三大碗。

    不过站在蔡琰身旁的秦轲就没那么高兴了,天怜可见,他本以为自己只需要想方设法哄哄高澄让他高兴,并且多敬几杯酒便能平安度过这一夜,可谁曾想到蔡琰明明没有和高长恭商量过,出手却就是这样一招不走寻常路的狠招。

    于是乎,他只能是愁眉苦脸地看着高澄那喷涌而出的唾沫越来越近,下意识地拉着蔡琰往后缩了缩。

    或许是心存愤懑又苦于不能直接跟蔡邕亲身对阵,这一夜,高澄喝酒极多,居然硬生生地一个人喝下了三十余斤酒,吓得一众年轻人都不敢再灌,几个高家儿子都不停劝慰。

    不过高澄自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对着自家儿子一瞪眼,骂骂咧咧地喊了一声:“怕什么,老子年轻时候,战场上走一个来回,就能喝下三十斤烈酒,这才不过是开个头而已?!?br/>
    高长恭哪里敢说个不字,可终究还是不敢让这个老人再继续喝下去。

    再过了有半个时辰,这个头发斑白的老人或许终究是因为老了,那积累的酒意化作满面的红光,熏得他双眼有些难以睁开,于是开始说起胡话来。这其中,大多数都是冲着蔡邕去的,不过也有少数,也提到了高长恭。

    秦轲陪得近,被高澄老爷子两手猛然摁住了肩膀,随后只听见高澄带着几分愁苦的嘶哑声音道:“恭儿呀,你可知道你爹我等你成婚等了多久吗?再这么等下去,我怕我看不到了呀?!?br/>
    秦轲知道自己是被当成了高长恭,一时又不好挣脱,只能是可怜兮兮地看着高长恭,而高长恭也无奈地摇了摇头,同时抽了抽鼻子,眼睛微微有些湿润。

    到底是为人子的,父亲以这般样子说话,他心里不会没有触动。

    不过下一刻,高澄突然提高了声音,大声叫骂起来:“他娘的,上次我去宫里问丞相,说你是不是那家伙有什么毛病,结果丞相话不对题,躲躲闪闪,硬是糊弄了过去。他娘的,我看就他那个发虚的样子,没准他的那家伙最有问题?!?br/>
    众人先是一惊,随后又因为高澄突然开始干呕而一阵手忙脚乱,擦嘴的擦嘴,拍背的拍背,秦轲则是强行支棱着身体把自己当成一根柱子一样支撑着高澄免得倒下,可这位小宗师虽说已经老迈,力量却大得出奇,双掌捏得他肩膀发疼,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

    高延宗看出端倪,先是两手轻巧地卸下了高澄的手,这才解脱了秦轲,同时还望向自家父亲一边干呕一边还骂骂咧咧的父亲,无奈地道:“哎哟,我说爹,你说这些真是多余,别到时候传扬出去,只怕就算丞相也得找我们麻烦?!?br/>
    高澄自然是不会在乎诸葛宛陵会不会找高家的麻烦,事实上他这时候已经是半梦半醒的状态,迷糊之中想去茅房放掉他身体里那三十多斤酒,咕哝了几声,高长恭索性把他背了起来,让高延宗继续招待秦轲等人便步步离去。

    等到高长恭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夜色之中,高延宗扯了扯嘴角,无奈地摇摇头道:“我这个四哥呀,看着挺潇洒,但实际上被夹在一个女人和一个父亲中间,真是左右为难,真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br/>
    秦轲眨眨眼,不用思索大概也能知道高延宗说女人指的是木兰。

    对于这件事情,他也说不出什么意见,只不过对于高长恭的处境也是有几分同情,设身处地想,如果要他去跟那些不喜欢的人成婚,恐怕也无能为力……

    嗯,他和公输胤雪的事情是例外,两人是假成婚,只是权宜之计。

    想到这里,秦轲还是觉得自己十分幸运,微微侧头看去,蔡琰正坐在他的身边,一双晶莹闪烁犹如宝石般的眼睛正注视着他,里面不知道包含了多少东西。

    两人的手掌又在悄无声息之间合在了一起,手心的温度好像两人之间坚不可摧的维系。

    不过说到成婚,秦轲又想起张明琦和自家那位做杂活的小姑娘提亲的事情,于是轻声问了一句。

    张明琦感觉一双双目光一下子都落到了自己身上,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随后露出尴尬的笑,道:“她说她得去跟家人商量商量,总不能两人自己就把婚事办了?!?br/>
    听到这,众人都已经这好事儿多半是成了,于是开始吹着口哨起哄,争着抢着说要做将来张明琦孩子的干爹,紧接着又是一轮拼酒,直到所有人都喝得头脑发晕走路颤颤巍巍才算作罢。

    酒宴结束之后,秦轲就在那明亮的月色之下,牵着蔡琰的手在高府的后花园里散步,清风微凉吹动他的发梢,他微微一个激灵,感觉酒意退去不少,脚步因此而变得更加轻快起来。

    “会不会冷?”秦轲看向蔡琰道。

    “还好?!辈嚏錾竦赝盘炜盏男切?。

    秦轲猜到蔡琰此刻正有些想家,于是默默脱下外衣,披到了蔡琰的肩膀上。

    蔡琰感受着衣襟里秦轲残留的温暖,露出有些娇憨的神情,又因为触碰到耳垂有些痒发出咯咯地笑声。

    “好痒?!彼穆裨乖趺刺鹄炊枷袷且恢秩鼋?。

    秦轲看着那娇嫩的耳垂和蔡琰那张精致的脸庞,感觉心里有一团火燃烧起来,下意识地上前了一步,缓缓低下头。

    蔡琰何其敏锐,当发现秦轲把头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却没有呆呆地站在原地“束手待毙”,而是微微一缩,从秦轲的怀抱之中逃离了出去,一路上发出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秦轲追了上去,两人的身影在花园里相互追逐,就连月光似乎都明亮了不少,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张绽放的笑脸。

    蔡琰虽然说身体不错,但终究是没有什么气血修为,于是在这场追逐之中自然是全面处于下风,没一会儿就被秦轲抱住,尽管挣扎激烈,反倒是使得秦轲笑声越发响亮。

    两人耳鬓厮磨了片刻,又心照不宣地如往常一般唇齿相依,彼此的心跳声就好像通过有些急促的鼻息完全同步成一个节奏。

    直到很久,两道交织在一起的影子才重新分开。

    蔡琰的脸色有些红,不过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东张西望,秦轲有些憨傻地笑了笑,只是把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蔡琰?!鼻亻鹜蝗磺嵘?。

    “嗯?”蔡琰应了一声,正想问什么事儿,却感觉到秦轲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并且把大拇指收缩起来,在她的手心像是写什么。

    有人,在,你后面。

    n.
热门小说推荐: 镖行四海 曾有师尊顾 执剑道祖 你用热血写春秋 黑煌大帝传 无垠仙主 仙尊奶爸绝世无双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惊鸿三相 太初说 三界论道 蔽日游仙 玄道争锋 酒剑四方 凡人狂徒
精准在线全天计划网